其他内容

当前位置:主页 > 其他内容 >

长安之后,繁华之地:伊斯法罕,世界的一半

文章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6 13:53

  长久以来一直是西方人在谈论中国,指指点点,《26城记》这本书正好相反,它看世界的方式是平和的,其意义并不逊于科研上取得的某项进展……

  在《26城记》中,让超模君最为着迷的是,那所被誉为拥有“世界一半”的城市——伊斯法罕,也是一所充满数学韵味的城市。

  伊斯法罕(Esfahan),17世纪最美丽动人的城市,有一座精致典雅的伊玛目广场和欧玛尔·海亚姆,一句波斯俗语说得好:伊斯法罕,世界的一半。

  “伊斯法罕,拥有世界的一半”,这句话源于16世纪法国诗人雷尼尔对伊斯法罕的赞誉。那个时候的萨法维国王酷爱建筑,每个人都有权利规划自己设计的建筑物,如果得到国王的赏识,马上就可以得到资金进行建设并获得丰厚的奖金。

  于是,全国的能工巧匠都聚集到首都伊斯法罕,用自己的艺术灵感来建造这座瑰丽的城市,这也成就了她“艺术之都”的美名。

波斯帝国的首都伊斯法罕

  今天,我们跟随数学家兼诗人蔡天新的步伐,一起走进——伊斯法罕。

  11世纪中叶,土耳其的塞尔柱王朝曾在地处伊朗高原中部的伊斯法罕建都,虽说一个半世纪以后即衰败了,却留下一座圆顶的大清真寺,内外装饰着精美的几何图案。

  四个世纪后,这座城市才达到了辉煌的顶点,波斯萨非王朝的国王阿巴斯大帝从德黑兰西北部的加兹温迁都此地,修建了许多寺院、旅店、林荫大道、公共浴室和大广场,使之成为17世纪最美丽动人的城市。

  于是,也有了一句流传至今的俗语:伊斯法罕,世界的一半。

  一年夏天,我应伊朗国家数学研究所的邀请,来到那个古称波斯的神秘国度讲学,趁机游历了几座名城。那次我从地中海滨的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出发,搭乘伊朗航空公司的一架夜班客机。

  在进入机舱之前,我就预感到了,由于伊朗与美国交恶,不可能是波音飞机。果然,这是一架图卢兹出品的空中客车。值得一提的是,那座法国南方工业重镇(也是阿丽亚娜火箭的控制中心)曾诞生过毫无应用价值的费尔马大定理。

  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架飞机里没有一面电视荧屏,甚至播放音乐和广播用的麦克风都没有安装。包裹着头巾的空中小姐只露出口腔部位,我很难看到她们的笑脸。这与我从迪拜飞往贝鲁特的那家阿联酋航班截然不同,后者一位邻座女子甚至允许我正面拍照。当然,她们也无须做例行的安全救生示范,那样未免有伤大雅。

  这最后一点我可以理解,因为一路上不飞越任何湖泊或海洋。从地图上看,飞机本该经过叙利亚和伊拉克领空。但两伊交恶,因此极有可能绕道土耳其南方,这我就无法知晓了,因为看不到航路图。唯一的安慰来自于后排的男孩,他的母亲会说几句英语。

从贝鲁特到德黑兰,飞机上的男孩

  当我到机尾准备上洗手间,却发现有一间七、八个平方米大的空房子,里面铺着考究的波斯地毯。不时有乘客脱鞋进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间祈祷室。

  我到过不少伊斯兰国家,这一幕还是头一次见到,实在是有些奢侈了。同样让我惊讶不已的是,从古丝绸之路的驿站——大不里士开往里海之滨恩利克港的一辆晚点的巴士上,司机在子夜一点从容而准确地把乘客送到一处停靠站,不是夜宵点而是祈祷室。

  三个小时以后,飞机抵达德黑兰机场,东方才刚露出鱼肚白。我没有停顿,接着换乘国内航班,飞往南方的设拉子,到达时已经阳光灿烂。

  果真是一座“诗人和玫瑰花的城市”,旅客信息中心的服务员送我一幅波斯语的地图以后,听说我是诗人,立马就要通知市作家协会,被我婉言谢掉了,但我没有错过哈菲兹的墓园,那是歌德顶礼膜拜的诗人。

  我在伊朗驻上海领事馆申请签证时, 总领事听说我是诗人,不仅请我到他办公室喝咖啡,还慷慨地赠送了一套中文版《哈菲兹抒情诗全集》。

  告别设拉子以后,我掉头北上,继续游览这个古老的国度,下一站就到了伊斯法罕。在贝鲁特时有人告诉我,到伊朗可以不去德黑兰,但如错过伊斯法罕就遗憾了。

  六个多小时的大巴之旅,让我见识了这个国家的村庄、土地、山脉,以及警察的威风。由于语言的障碍,我无法和车上的其他乘客交流,我会说的波斯语只限于简单的问候,认得的也只是几个数字,后者与真正的阿拉伯数字(并非我们熟悉的那种)大同小异。

  抵达伊斯法罕时已近黄昏,等我找到一家孪生兄弟开的旅店安顿下来,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在附近的小吃店用过晚餐,便回到旅店准备休息。

伊斯法罕的晚餐

  可是,庭院里喷泉的水流触动了我的灵感,我睡不着觉,起身写下了一首诗《细流》,其中有这样两节:

  两位波斯少女住在隔壁

  她们有时说话,有时消失

  像高原上的河流

  一棵椰枣树耸立在窗外

  在没有月亮的夜晚它就是月亮

  静静地照耀着细流和梦

  的确如此,第二天我就发现,伊斯法罕是一座处处有水流的城市,无论是在花园里,还是在人行道边上,都有小河沟。对于一座海拔1600米高的城市来说,这无疑又是一种奢侈。

  与此同时,伊斯兰的禁忌在这个国家也特别多。妇女要包裹黑色的头巾,耳朵不能外露,有的甚至只露出两只眼睛,更不能穿短袖的衣服,男人则不许着西装短裤。

  公共汽车分成前后两部分,中间由一根护栏分开,没有售票员,后面的妇女不能穿越护栏和车厢。只有下车以后走到前面的驾驶室旁,向司机递交事先购买的车票或其他证明。我后来推想,伊朗女性尚不能在公众场合工作,因此无法雇佣女售票员。

公车上的伊朗妇女

  在市中心的一条步行街上,我好不容易遇见一对恋爱中的男女,他们是伊斯法罕大学的学生,这回只看见女孩脑后披着头巾。我们用英语愉快地聊了一会后,为了活跃气氛,我提议为他们照一张相,结果女孩坚决不从,解释说还不是夫妻不能拍照。

  出人意料的是,当问起我能否和她合影时,她和她的男友都爽快地答应了。而在同一条街上遇到两个女中学生,情况就不一样了,她们非常大胆在镜头面前做鬼脸。可以想象,即便在伊朗,人的观念也在逐渐改变。

伊斯法罕街头的少女

  伊斯法罕最令人震撼的,还是市中心闻名于世的王侯大广场。长510米、宽165米的大广场绿草如茵,面积是莫斯科红场的两倍,仅次于北京天安门广场(1417),后者在辛亥革命以前四周有红墙围绕。由萨非王朝的统治者阿巴斯大帝于1612年下令兴建,原本用作马球场,1979年便入选世界文化遗产。

  伊斯兰革命以后,王侯大广场改名伊玛目广场。伊玛目在什叶派那里意思是最高宗教领袖,在逊尼派那里指的却是学者,对应的阿訇相当于基督教的神父。

伊玛目大广场

  而在中国,伊玛目和阿訇的区别犹如主教和神父的区别。广场的南端便是伊玛目清真寺,寺内外由精美的瓷砖镶嵌而成,大门镀银,写有许多诗文,是用美丽的波斯文纳斯塔利克体书写的。整座清真寺建筑宏伟,设计精美,寺院南侧的大拱顶高54米,主要部分均镀金或银,辉煌夺目,光彩照人。若站在正对着拱顶的回音石附近拍手,可听到多次洪亮的回声。拱顶两侧有两个尖塔,高43米。

伊玛目清真寺

  寺内还有一个三角形的日晷,是当时人们用来测算时间的。17世纪建寺时,西侧有讲授神学的教室和讲堂,现仍保留多处礼拜和祈祷的地方。

  伊斯法罕还有一座四十柱宫,同样修建于17世纪,坐落在一座面积与大广场相近的花园里。这是阿巴斯二世用以接见外国使节和贵宾的地方,旁边有一座一百多米长的水池。

四十柱宫

  如果仔细查看,会发现宫殿只有二十根柱子,加上水池的倒影才起名四十柱宫,这让我想起扬州的二十四桥传说。宫内的四壁和天花板上有精美的壁画,展示了战场、外交和社交舞会的场景,还有动植物的装饰画,笔法细腻、线条柔美。

  遗憾的是,气势更宏伟的伊斯法罕大清真寺却坐落在城北的一座小镇。它的历史更悠久,是在11世纪后半叶由塞尔柱王朝的统治者马里克沙的大臣穆尔克主持修建的,他同时也是伊斯兰世界第一所大学——巴格达尼采米亚大学的创办人。

伊斯法罕大清真寺

  据说在这位有学问和修养的波斯大臣主政下,帝国所有大路都十分安全,即使远道而来的叙利亚商队,也不需特别的护卫。公共卫生措施十分得当,澡堂里的污水均灌入专用水坑,不得流入河流。

  在穆尔克重用的波斯同胞中,最著名的要数数学家兼诗人欧玛尔·海亚姆,他不仅因给出三次方程的几何解名垂数学史,也因其美妙动人的四行诗载入文学史。对于二次方程来说,世界上许多民族的祖先都会求解,只不过有的给出一个解,有的给出全部两个解。至于三次方程,它的完全求解要等到16世纪的意大利数学家塔尔塔利亚,海亚姆无疑是这方面的先驱人物。

欧玛尔·海亚姆

  除了解三次方程,海亚姆还试图证明欧几里得第五公设(平行公理):过已知直线外任何一点,可以作唯一一条直线与该直线平行。

  他的想法如下:假设一个四边形ABCD,DA和CB等长且垂直于AB,则角A和角B均为90度,且角C和角D相等。假如能证明角C和角D均为直角,那么四边形内角和360度,从而三角形内角和180度,平行公理成立。

  半个世纪以后,他的同胞纳西尔丁据此证明,假如角C和角D是锐角,则三角形的内角和小于180度,他们都是非欧几何学的伟大先驱。而在最近两届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各有一位伊朗人获得菲尔兹奖,其中一位还是女性,他们无疑是波斯数学传统的继承者。

  海亚姆曾受邀长期主持伊斯法罕天文台,马里克沙要求他进行历法改革,他依据自己的数学直觉,经过严密的观察和计算,提出在平年365天的基础上,33年闰8日。如此一来,一年就成了365又8/33天,与实际的回归年(地球绕太阳自转一圈所用时间)误差不到20秒,每4460年误差才一天,比今天我们普遍使用的公历要精准得多。

《鲁拜集》美国第一版封面

  遗憾的是,在马里克沙去世以后,历法工作因缺乏支持半途夭折了,海亚姆在一首四行诗中叹息道(《鲁拜集》第57首):

  啊,人们说我的推算高明纠正了时间,把年份算准可谁知道那只是从旧历中消去未卜的明天和已逝的昨日

  我参观大广场那天刚好是周末,草坪上铺满了花布垫子,围坐着一圈圈亲朋好友,他们带来各种好吃的食物和饮料。如果你稍作停留,或假装探听一个地方,就会被邀请入席。

  我发现,在伊斯法罕可以不去饭店,这里不仅人民好客,且姑娘秀色可餐。还在贝鲁特时,就有人告诉我,除了地毯,伊朗还盛产苹果和美女。这个说法很快得到证实,我还发现,伊朗女子多削瘦、冷漠,相比之下,在另一个盛产美女的阿拉伯国家——黎巴嫩,女子则丰满、热情。

  毫无疑问,这与两国的经济水平和宗教习俗的严厉与否有关。

  在久负盛名的伊朗电影导演阿巴斯的作品里,我也曾欣赏过伊朗女子的美丽,他的代表作包括《随风而逝》、《樱桃的滋味》,后者获得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1997)。阿巴斯(Abass)其实是个常用的阿拉伯名字,与赫赫有名的以巴格达为首都的阿拔斯(Abassid)王朝拼写并不相同。Abass在波斯既是姓,又是名。前者有阿巴斯大帝和二世,后者有导演阿巴斯,他的姓为基阿鲁斯达米。

阿巴斯

  阿巴斯原本是个画家(诗集也已译成中文出版),18岁考入德黑兰美术学院。由于没有按时完成学业,拖了13年才毕业。与此同时,他学会了平面广告设计和影视广告拍摄。

  1969年,29岁的阿巴斯应邀为一所青少年教育学院创建电影系,这成为他艺术生涯的转折点。阿巴斯从此有机会利用系里的设备拍电影,该系后来成为伊朗电影复兴基地。不幸在2016年夏天,他因病在巴黎逝世了。

阿巴斯之墓

  那天黄昏时分,我路过一家水果店,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手里举着一只20多斤重的大西瓜。原来,这位政府官员的弟弟刚从沙特的麦加朝圣归来,许多亲戚聚集到他家里,庆祝一个梦想的实现。他还没与我说上几句话,便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考虑到他家有高堂,我不忍心去打搅,谢绝之后又觉得十分惋惜,这也是我伊斯法罕之行的一个遗憾。

  翌日上午,我花费约一元人民币乘坐的士,来到城南一百多米宽的扎因代河边,参观了不同年代建造并留存下来的桥梁。印证了一个事实:伊斯法罕是桥梁的博物馆。

  印象最深的是一座双层石桥,共三十三孔,修建于阿巴斯二世时期。这座桥美丽且有多种用途,既沟通两岸又用作水坝,在桥上我还见到一些男子和妇女在那里休闲聊天。

  说到的士,有一个故事。离开伊斯法罕后,我乘夜班火车去了首都德黑兰。有一天,我想打的去德黑兰大学,便请一位学生模样的行人帮我拦截的士,刚巧他会英语。

  没想到的是,他打开车门让我上车,对司机解释了我的目的地以后,还从口袋里掏出纸币,把车钱也给预付了。至今我仍记得,他潇洒地关闭车门说拜拜的情景。

  虽然欧罗巴、埃及、 西班牙、英格兰、幼发拉底河、易北河均以字母E开头,可是以E开头的城市却少得可怜。我曾在伊朗北部的恩泽利港和乌干达南部的恩德培港第一次看见里海和维多利亚湖,她们分别是世界最大和第三大的湖泊。恩泽利旧称巴列维港,即以国王的名字命名,而恩德培是乌干达古都,也是现今首都坎帕拉的机场所在地。

  在以字母E开头的城市里,能够与伊斯法罕竞争的无疑只有苏格兰首府爱丁堡了。后者的银行自己发行英镑,且有自己的议会,作为伦敦以外最吸引游客的英国城市,爱丁堡还诞生了不少穿裙子的绅士。例如,坚信世上不存在无因之果的哲学家休漠,最早认识到劳动分工内涵并率先把经济理论系统化的经济学家斯密,发现电磁学基本定律的物理学家麦克斯韦。

  遗憾的是,如此有成就和个性的苏格兰人却没有自己的语言,这一点甚至不及小巧玲珑且偏僻的威尔士。或许是一种弥补,苏格兰人把更多的聪明才智用在技术创新方面。在麦克斯韦之前有蒸汽机的发明人瓦特,之后有电话的发明人贝尔、青霉素的发明人弗莱明和胰岛素的发明人麦克里奥德。

  在这些伟大的发明中,也蕴含着高度的艺术修养和直觉。据说麦克斯韦方程组最初比较复杂,物理学家相信表达物理世界的数学应该是优美的,因而推倒重来并取得成功。

  同样令人惊奇的是爱丁堡这座城市的地貌,它建在一个雄伟的谷地两侧。假如是乘火车抵达,出站以后,抬头可见高坡上耸立着多座巍峨的建筑,包括闻名于世的苏格兰城堡;低头可见一片美丽的大草坪,那正是王子街心花园。

苏格兰爱丁堡

  夕阳西下,一群孩子在如茵的草地上踢球,尽头是皇家学院和国立画廊,这一色泽和动感之美令我难忘。还有爱丁堡艺术节的举办地皇家喱大道,穿裙子的男子在街角吹着风笛。

  可惜我造访爱丁堡有点晚了,在此文写成之后。

  超模君推荐书语:

  蔡天新教授新作《26城记》按字母顺序讲述了26座城市的游历故事,加上候选城市共150座。这是一本知识丰富、充满趣味、科学与人文并重的旅行随笔集。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兼鲁迅文学奖得主毕飞宇倾情推荐。著名导演贾樟柯在闻讯蔡天新要去M城(麦德林)时亲口告诉他,自己愿意不去阿根廷参加电影节来与换取蔡天新去麦德林的机会。

蔡天新教授

  知识是阅读的价值,有趣是阅读的动力,《26城记》正具备这两个特点,且内容也非常适合学生、老师甚至家长阅读。

【返回列表页】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9 xxstynh.com. 学习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数学基础知识